“最严限行令”下的通勤路:为儿买京牌60岁母亲假结婚 _樟茶鸭网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<kbd id='PFexj'></kbd><address id='nY8AZ'><style id='DBorA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9TxSX'></button>
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          “最严限行令”下的通勤路:为儿买京牌60岁母亲假结婚

          点击:72500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11月1日,北京“最严限行令”实施后,通勤全靠自己那辆“皖”字车牌轿车的小陈,不得不考虑“变道”。

            为了管控外埠车本地化的长期使用,新政规定了84天的进京限制,这意味着北京百万辆外埠车,每年只有约四分之一的时间能在京正常行驶。

            这些外地车主中,不少是小陈这样的上班族。据他描述,上个月以来,他身边的车主有人把车转卖,有人抱团取暖互相搭乘,还有人把目光投向黑市里的“京牌交易”。

            为了正常通勤,小陈决定通过“假结婚”买一张车牌,“伦理上,钱财上都很难承受,但是没有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这是一种由来已久的交易手段。随着新政实施,“京牌”黑市打得火热,不少中介开价不菲,喊着“名额有限”的口号吸引买家。

           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涉及京牌交易的诈骗及纠纷案不乏先例,铤而走险背后隐患重重。

            新政:

            外地车进京一年只有84天

            来京一年后,小陈买了车,由于没有摇号资格,只好上了个老家的车牌。

            家离公司十几公里,外地车牌早晚高峰城区限行,小陈只好每天早早赶去公司,入夜时再开车回家,这种做法在外地车的圈子里很常见,“就像是开黑车,天没亮就走,天黑了再回,见不着白天的。”几年下来,除了按时去办理进京证外,他觉得还算顺当。

            去年6月开始,小陈有了顾虑。

            2018年6月15日,北京市交通委员会、北京市环境保护局、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发布《关于对部分载客汽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》,加强对外地牌照客车的进京管理。该《通告》的主要思路是“保障短期来京办事,管控本地化长期使用”。通告提到,今年11月1日开始,外地车办理进京证将限制到每年12次,每次期限7天。

            也就是说,政策实施后,外地车一年进京的天数将只有84天,约四分之三的时间都被限行。经营一家贸易公司的小陈对开车有很强的依赖,不仅仅是“来京办事”这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消息在圈子里传开。他身边开外地车的朋友有人把车卖了,改乘地铁公交,还有人打听租牌的消息。

            新政如约而至。到了今年11月份,他发现身边开外地车的人少了,小区里有些外地车一停好几天,都蒙了一层灰。有朋友提醒说,“最近大兴这边查外地车严了,监控探头都加装了不少。”

            常年穿行大兴区的小陈,碰到急事儿也会在禁行时段开车,为了躲避处罚,他把马路上的探头和哨卡摸个门儿清,往往能顺利“通关”,但一条条紧张的消息让他不敢再“拼运气”了。

            住在燕郊的刘亮平时开着一辆河北车去北京上班,他告诉记者,小区有十分之一的车是外地车牌,大多是往来京郊的通勤车。新政实施后,外地车主们组织了聊天群,开始商量对策。“都是普通的上班族,买京牌有风险,价格也难以承受,只能自寻出路。”

            群里有人建议,每辆车一年能开84天,三四辆车轮着开就能满足需求,可以互相搭个顺风车。“群里没人赞同也没人反对,也没有更好的建议,还有人只好去坐地铁公交上班。”

            ▲12月5日,车牌中介向暗访的记者介绍“假结婚”过户指标的价格为14万多元。新京报记者 马玉佳 摄

            买牌:

            “钻个法律的空子”

            11月底,小陈干脆把车子开回了老家。“没办法了,想在北京正常开车,只能搞一张京牌了。”

            由于新政按年计算次数,外地车还能正常开到年底。然而,这也就意味着,像小陈这样的“刚需”者要在年底前解决用车问题。

            跟家人商量后,他决定买车牌。这是他和朋友常常聊起的话题,不新鲜,但未知的风险也让他担忧。

            他在网上看到很多有同样困惑的网友,交流几天后觉得,最便捷的还是“结婚过户”。加了几个京牌交流群后,很快中介就找过来,“假结婚,一二十天过户车牌,十五六万的价格,行情基本都是这样。”

            30出头的小陈眼看要操办婚事,他若想获得京牌,就要付出有一次婚史的代价。

            “家人比较传统,担心我还没结婚就变二婚了,影响找对象。”纠结时,中介给他出了个主意,“让你父母来办。”按照中介的说法,父母一方出面去跟标主办假结婚,京牌直接过户到老人名下,不影响小陈使用。中介提醒说,现在政策紧,有些假结婚的被车管所发现了,车牌就不给过户,但是他可以靠自己的关系保证一路畅通。

            一番思想斗争后,小陈60岁的母亲“主动请缨”。“都是为了我,没办法的办法。”

            中介推荐了一位50多岁的男标主,小陈揣着顾虑,带着中介和男标主回了老家。“当天就在我们那的民政局办了结婚证,几天后,我们就去北京车管所了。”小陈告诉记者,去车管所变更时,中介也跟着一起,工作人员果真没有“故意刁难”,直接就办手续了。出了车管所大门,他就把尾款转给了中介。

            小陈心里的石头还是没有放下。车牌变更后,男标主却一直未处理原来的车辆,导致他暂时无法使用车牌。“虽然都签了协议,但是车牌还没用,婚也还没离,还是有点担心。”

            ▲12月6日,车牌中介向记者出示的“指标配合结婚过户协议”,称据此可保证车牌买卖双方利益。 新京报记者 马玉佳 摄

          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不少人欲通过“结婚过户”购买京牌。多名中介告诉记者,自北京实施外地车限行政策开始,市场上就出现了此类“京牌交易”,近年来,京牌在黑市里的价格也随着政策收紧而不断上涨,“5年来至少翻了一倍。”

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求购京牌者仍然不少,新政实施后更有人对此趋之若鹜。

            咨询时,几乎每个京牌中介都能拿出几十本转让合同,电话忙个不停。近日,新京报记者在一家车管所看到,门口办理车牌变更的队伍排出几十米,很多都是办理“结婚过户”的车主,中介陪在一旁。

            一名中介坦言,假结婚是市场上的通行手段,“京牌是刚需,男女老少都有办的,钻个法律空子。”他告诉记者,他的一名女客户因为在哺乳期办不了离婚手续,干脆让自己还未结婚的妹妹出面办手续,让父母出面的也不在少数。

            摇号:

            中签就像买彩票一样

            “京牌交易”的背后,是很多人对小客车指标求而不得的无奈。

            北京交通委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,北京市机动车的保有量621万辆(其中小客车519万辆),外地牌汽车约100万辆。

            在京工作的刘丽2012年成为一名外地车主。由于没有京牌,就上了天津牌照。多年来,她和老公两人一起参加摇号,眼看着摇号从一个月一次缩减成两个月一次,比例从百比一涨到了千比一,即使摇号概率涨到了5倍,却依然没能摇中。“我们也习惯了,身边很多人摇了七八年都没中,大家都开玩笑说摇号就跟买彩票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交通部门数据显示,随着北京市汽车保有量的递增,至少从2015年开始,北京市就已经开始减少小客车指标数。2018年北京市小客车指标数量由2017年的15万减少至10万,其中新能源指标保持6万,燃油车指标由9万个减少至4万个。

            指标递减,意味着摇号难度增大。2018年6月,中签难度达2031:1,2018年底为2280:1,2019年2月,这个数字变成2367:1,而到了今年10月,难度增加到2679:1。

            北京实行外地车办理进京证的政策后,刘丽就得每周前往白庙检查站办证。“每周五晚上去,站里乌泱泱都是外地车,要排两个小时的队。时间久了,队伍里还出现一些黄牛,专门收费替人排队。”刘丽每次都选择凌晨12点赶过去,这样进京证期限就能往后顺延一天,自己也能多开一天。

            提起外地车的不便,刘丽也深有体会。“有时候忘记办证,或者证过期了,又赶上急事儿,就只能硬着头皮上路。”她笑称,运气不好就会被执勤的交警拦下来,扣分、罚钱,每年都要经历几次。

            无奈之下,刘丽去年租了个京牌。

            “一年租金一万,还要时刻担心别出车祸,生怕跟标主承担连带责任,搞不好就吃官司。”朋友的遭遇加剧了她对租牌的担忧,“朋友花7万租了个京牌,协议使用20年,去年她想退租,却联系不上标主了。退不掉也带不走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”

            刘丽的担忧不无道理。东城区检察院检察官刘迎迎告诉新京报记者,因京牌租赁产生的纠纷案早有先例,“标主和车牌使用者双方都要承担连带责任,一旦发生重大事故,租赁者会面临不必要的损失。”

            ▲2017年4月13日,求贤检查站,民警正在检查进京车辆驾驶员及乘客的驾驶证和身份证件。 新京报资料图片

            隐患:

            涉京牌买卖诈骗、纠纷频发

            事实上,除了租赁风险,“京牌交易”的背后还有着重重隐患。

            今年9月,东城区检察院检察官刘迎迎侦办了一起涉及京牌的刑事诈骗案。被告人徐某对外谎称自己能通过“关系”帮他人获取京牌、京户甚至找工作,明码标价,甚至伪造国家机关公文,一年时间诈骗金额高达300万元。

            刘迎迎介绍称,19名受害人中,有12人是因购买京牌被骗,其中有人一次性为亲朋购买6个京牌,被骗42万余元。“受害人大多都是被告人的熟人或朋友,还有一些看到她发的宣传广告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让刘迎迎感到意外的是,在回访时,多数受害者都不愿详谈自己的受骗经历,“他们知道京牌交易是违法行为,但是都抱着侥幸心理。”

            无独有偶,今年10月,一起通过假结婚过户京牌产生的民事纠纷在朝阳区人民法院宣判。据审判长陈扬介绍,这是一起典型的“结婚过户”引起的纠纷案例。

            原告蒋某与被告王某原本不相识,因为要将手中的京牌过户给对方,两人去年5月登记结婚。陈扬法官称,双方均是再婚,结婚草率,婚后也未共同生活。案件审理时,被告王某坦言,双方结婚的目的就是转让购车指标,双方谈好婚后女方给男方转让购车指标,登记结婚后不久,女方提出涨价,两人没谈妥,部分指标没成功过户。

            之后,原告蒋某就起诉离婚。陈扬法官称,据原告蒋某陈述,她的客车指标来自于其背后老板,她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别人办理结婚过户,以此换取报酬。由于近期进京证政策的实施,老板觉得“亏了”,就坐地起价,让她起诉离婚。

            后经审理,法院认为双方并非以共同生活为目的,未能建立夫妻感情,故支持原告离婚请求。

            陈扬法官称,类似案例也时有发生,这两年数量也高于往年,但多是调解解决。她也提醒,虽然是假结婚,但在民政局登记后,双方婚姻关系是存在的,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和共同债务,都有可能在离婚时被对方处分。

            陈扬表示,按照法律规定,车牌因供生活使用,不能用于牟利活动,包括租赁买卖等。针对结婚过户这种行为,有关部门有权对当事人实施行政处罚。针对此案,该院也打算联系有关部门作进一步处理。

            (文中小陈、刘亮、刘丽均为化名)

            新京报 记者:李明 左燕燕 刘洋 马玉佳

          【编辑:于晓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89285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7514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